生態環境部黨組書記孫金龍近日在安陽調研時強調,鋼鐵行業需加大綠色化改造,實現全流程超低排放,解決無組織排放問題。

鋼鐵行業是大氣污染防治的“主戰場”之一。根據國務院印發《空氣質量持續改善行動計劃》設定目標,至2025年,全國需有超八成鋼鐵產能完成超低排放改造,而在重點區域,鋼鐵行業需全面實現超低排放。今年1月,生態環境部等部委進一步發布《關于推進實施焦化行業超低排放的意見》,明確了焦化行業的超低排放改造新目標。那么,鋼鐵、焦化等重點行業在超低排放改造中效果如何,遇到哪些難點,對環保產業來說意味著機會亦或挑戰?為此,記者對生態環境部環境工程評估中心高級工程師張承舟進行了采訪。

鋼鐵超低排放成果顯著,重點行業改造面臨結構性挑戰

“自2019年鋼鐵行業推進超低排放以來,成效顯著,污染物排放實現大幅下降,非重點地區鋼鐵企業廢氣污染物減排比例更達50%以上。燒結機、焦爐等主要排放口脫硫脫硝除塵技術、無組織排放治理、清潔運輸改造成為減排關鍵,其治理效果直接影響整個行業成效。”張承舟告訴中國環境報記者。

在推動鋼鐵、焦化行業超低排放加速度時,需重點關注幾個問題。

其一,應重視清潔運輸的推進。作為超低排放改造的重要一環,推動區域“公轉鐵”“公轉水”,將有效降低運輸污染。當前,部分鋼鐵廠采用新能源重卡替代傳統柴油貨車,減污降碳協同推進,也提升了我國新能源技術的國際競爭力。

以河北省為例,早在2019年,河北省人民政府就印發了《河北省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方案》,要求加快鋼鐵、焦化、電力等重點企業鐵路專用線建設,充分利用已有鐵路專用線能力,大幅提高鐵路運輸比例。

其二,企業應建立自證守法信息化監測監控體系。據《中國工業報》介紹,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實施“雙碳”最佳實踐能效標桿示范廠培育,已經有兩批總共58家企業,對應的是4.4億噸鋼鐵產能,2024年準備爭取培育第三批“雙碳”最佳實踐能效標桿示范廠。

其三,超低排放改造過程中必須貫徹減污降碳協同治理的觀念。張承舟表示,“超低排放改造是藍天保衛戰的重要措施,因此更需全面調整產業結構、能源結構及運輸結構”。短流程煉鋼、鋼焦聯合等應用不足,資源、能源浪費嚴重。改造后設施的穩定運行也面臨著一定的挑戰。在經濟環境壓力下,改造進度和質量可能會受到影響。

當前,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主要工程進程已經接近尾聲,而焦化行業仍然面臨著巨大的挑戰。業內專家普遍認為,通過差異化管理、激勵政策和產業引導,可以推進鋼焦聯合,優化結構。對焦化行業老廠提出更高技術要求,解決個性化問題。

“我們更多通過鼓勵方式引導結構調整,需循序漸進推進,一旦結構問題解決,難題將隨之化解。未來,將培育標桿企業,引領行業邁向更高綠色低碳水平,實現環保與高質量發展的雙贏。”張承舟說。

圖中為首鋼京唐。受訪者供圖。

中央財政撥款穩中有增,項目儲備庫動態管理加強

為了持續深入推進鋼鐵、焦化等重點行業超低排放改造,中央財政資金也對此真金白銀投入。2024年中央預算顯示,重點領域、關鍵環節,支持打好藍天、碧水、凈土保衛戰,2024年,中央財政大氣污染防治資金將安排340億元,比去年增長了3%。

央視《新聞聯播》也報道稱,2024年,中央財政已安排近兩千億元資金支持生態文明建設,資金規模比去年穩中有增,有力保障全面推進美麗中國建設。

近年來,財政資金主要投向大氣治理的關鍵環節,鋼鐵、焦化、水泥等行業的超低排放改造及重點行業深度治理得到了大力支持。張承舟提到,揮發性有機物綜合治理工程項目和清潔能源替代項目也獲得了財政支持,推動能源結構清潔化、源頭減排與末端治理協同。

根據“資金跟著項目走”的要求,中央生態環境資金采用競爭性分配,各地按《中央生態環境資金項目儲備庫入庫指南》要求進行項目申報。“大氣污染防治資金將細化至各省,依據經濟狀況及比例差異進行分配。在資金分配過程中,中央充分考慮地區產業特色,鼓勵產業集群發展,項目儲備實行動態化管理。”張承舟表示。

據悉,中央項目儲備庫申報窗口全年開放,成熟項目可隨時通過中央生態環境資金項目管理系統申請入庫。生態環境部每年4月15日和9月15日前分別開展一次項目入庫集中審核,并根據入庫申請情況適當加大入庫審核頻次。3年未執行的在庫項目將自動出庫,形成“建成一批、退出一批、充實一批”的良性循環。

從中央到地方,“糧草先行”并非個例。

據悉,4月25日,四川綿陽以《關于下達2024年第二批中央生態環保資金預算的通知》下達2024年第二批中央大氣污染防治專項資金2576萬元,詳細介紹各項目建設內容、總投資、申請資金以及擬安排金額等。

深圳今年的生態環境專項資金項目申報指南聚焦污染處理設施更新改造項目、污染源自動監控設備更新改造項目等7類項目,力求多方位助力經濟社會發展低碳轉型。

鋼鐵超低排放改造拉動巨額投資,環保產業市場獲強勁動力

目前,鋼鐵行業的超低排放改造已拉動至少2000億元的有效投資。張承舟表示:“在跟蹤企業的過程中,我們發現眾多企業借改造之機,對部分設備進行了整體的淘汰、升級與置換,甚至上千萬噸級規模的大型鋼廠的改造投資規模達到50億以上。”這一巨大投入,不僅推動了鋼鐵行業的綠色轉型,也為環保產業注入了強勁動力。

轉爐煉鋼工藝。受訪者供圖

近年來,超低排放改造市場為環保產業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

張承舟表示,“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技術上基本成熟,但在鋼鐵、焦化領域已有諸多優化,旨在進一步降低排放能耗。比如因受限于場地,企業采用金屬濾筒除塵器替代布袋除塵器”。

朱文杰在《濾筒除塵器在鋼鐵企業的應用探究》一文中寫道,濾筒除塵器在性能上相較于前代的布袋除塵器具有較為明顯的優勢,在除塵性能、運行阻力、占地面積、使用壽命、重復使用性上皆具備突出的表現,在鋼鐵行業中具有較為深厚的應用價值。

在脫硫固廢處置方面,固廢消納成為改造過程中的技術難題。為此,“部分企業已將脫硫劑從鈉基轉為鈣基,實現固廢的二次利用,從而解決副產物的處理問題。”張承舟表示,此外,脫硝過程中產生的氨逃逸問題也備受關注,目前已開發精準噴氨技術以降低氨逃逸。

“展望未來,鋼鐵行業在超低排放2.0時代將探索更多新技術方案。隨著傳統產業趨于飽和,我們正在尋求突破,如利用鋼鐵行業的氫資源推廣氫能車輛等。”張承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