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4日,拜登政府宣布在原有對華301關稅基礎上,上調對電動汽車、鋰電池、光伏電池、半導體、鋼鐵及鋁制品等中國商品的進口關稅稅率。其中,對中國電動汽車的關稅從目前的25%提升至100%。

這會給中國電動汽車產業帶來多大影響呢?

“2023年中國對美出口的電動汽車總量不過一萬多量,占我國電動汽車出口總量的不足1%。美國市場的大門本來就沒有對我們敞開,所以加征關稅也沒什么可怕的。”一位業內專家告訴記者。 

100%關稅看起來“很厲害”,但對我國電動汽車出口無太大直接影響

301關稅指的是特朗普政府根據美國《貿易法》,在2018年對中國商品加征的關稅。這一關稅4年后到期終止,但可以重新審定是否繼續采取行動。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向拜登政府提交報告,建議繼續對中國商品征收關稅,并建議加大征稅力度。2024年5月14日,拜登指示戴琪采取行動。

拜登政府此次對電動汽車的關稅加征幅度最大。100%的關稅看起來“很厲害”。比如我國想銷售一輛報價5萬美元的車到美國,就要繳納5萬美元的關稅,將關稅折合到售價里,那么,這輛車的定價就是10萬美元,其市場競爭優勢無疑將大打折扣。

但專業人士為什么表示影響不大呢?

因為美國市場對中國電動汽車而言,本就不是一塊“大蛋糕”??匆唤M數字:2023年,美國從中國進口的電動汽車總額為3.68億美元,而加拿大從中國進口了16億美元,吉爾吉斯斯坦進口了6.5億美元。而且美國的這3個多億里面還包括原本就是美國品牌或者歐洲品牌,只不過在中國生產,再賣回美國的。目前在美國市場,中國車企里,只有吉利汽車集團擁有少量業務,2024年一季度賣出2217輛車。也就是說,美國市場的大門并未向中國敞開。中國汽車的出口市場主要在俄羅斯、拉丁美洲、東南亞、印度和歐洲。

只能說,此次加征關稅基本上把中國電動汽車整車出口美國的路堵死了。

美國用意何在?細看此次加征關稅的時間表,透露出背后的一些意圖。

對電動汽車和電動汽車用鋰電池的加征關稅從2024年開始實施,但對天然石墨、永磁體等的加征關稅則從2026年才開始實施。天然石墨可作為電動汽車電池負極材料使用,永磁體可用于制作電動汽車的電機,目前這兩類產品美國較為依賴中國的供應。這表明,美國不希望進口中國整車,但需要中國的產業鏈扶持美國本土電動汽車產業的發展,即逼迫企業不在中國生產,直接到美國投資或者進行技術轉讓。與此同時,美國也會積極尋找可以替代中國電動汽車或電池產品的供應地,一旦成功,中國將被進一步擠出。

此外,專家告訴記者,拜登政府這樣做的重要目的可能還有大選在即爭取民意。同時,拜登政府或許也要給歐盟打個樣,動員他們學起來,倒逼他們對中國電動汽車等采取類似的貿易保護措施。

美國發展本土電動汽車阻力較大,是否會影響其交通低碳化?

真實意圖很難完全揣測,但有一點,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傾向日趨明顯。有專家分析,拜登政府的關稅政策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是保護通用、福特等老牌美國汽車,使他們暫時免受中國電動車企的強大沖擊。

但問題是美國電動汽車市場的發展遭遇阻力較大,增長沒有許多人預期的那么快。美國電動汽車2022年占新車銷量份額僅5.8%,2023年小幅升至7.6%。這和拜登政府的希望相去甚遠。拜登政府原本希望電動汽車新車銷量份額到2032年時能夠達到67%,但是汽車產業一直是美國的支柱產業,這一目標勢必觸及汽車行業傳統利益集團的核心利益,因而在推進過程中遭到強烈反對。特斯拉似乎也更專注于無人駕駛,而不是電動汽車。

但目前,美國交通運輸業的碳排放量占美國碳排放總量的近30%,約占全球總量的4%。如果美國短期內不能建成自己的電動汽車產業鏈,又不斷擠壓中國車企,是否會影響其交通領域碳減排?

一位汽車行業低碳發展方面的專家告訴記者:“其實,美國對于通過發展電動汽車來減少其交通領域碳排放的意愿并沒有那么強烈。美國二氧化碳排放總量在2005年前后完成了達峰過程,之后開始回落。美國的單位GDP能耗較低,石油、天然氣等能源儲備豐富且較為便宜,多種因素導致它在低碳發展方面的壓力比我們小很多。再一個,從現實情況看,美國地廣人稀,發展電動汽車需要完善充電樁等基礎設施。地廣人稀勢必導致充電樁的利用率低、經濟效益差。而且美國實施的是土地私有制,要找到安裝充電樁的土地也不是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