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5年是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的收官之年。目標到2025年,重點區域鋼鐵企業超低排放改造基本完成,全國力爭80%以上產能完成改造。

不過,今年以來,中國鋼鐵行業連續多月出現行業性虧損,企業面臨市場供需出現階段性嚴重失衡、鋼材價格下跌明顯、鐵礦石價格高企等困難。面對這樣的嚴峻形勢,不少人擔心,尤其是在一些市場競爭激烈的地區,鋼鐵企業資金鏈如何持續保證超低排放改造任務的如期完成以及高質量運營。

“去年以來,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的進程明顯加快,全行業節能環保投資力度加大,鋼企環保水平進一步提升。在更加激烈的市場競爭環境中,鋼鐵企業要保證生產運營的順行,還要完成并保持超低排放,必須用綠色轉型謀發展、用節能降碳贏未來,共同探討如何降低超低排放改造投資和運行的成本,實現企業的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5月16日,由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節能環保工作委員會主辦的鋼鐵行業高質量超低排放技術交流會在江蘇省南通市舉辦,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秘書長兼科技環保部主任馮超作上述表示。

科技創新是核心驅動力

當前,仍有很多企業正在積極實施超低排放改造。

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最新公布數據,截至2024年5月15日,共有138家鋼鐵企業(包括一家球團企業)完成或部分完成了超低排放改造和評估監測。其中,96家鋼鐵企業全過程完成超低排放改造,涉及粗鋼產能約4.45億噸,噸鋼超低排放改造投資約在454.5元;42家鋼鐵企業部分完成超低排放改造,涉及粗鋼產能約1.44億噸;目前正在評審中的32家企業(48份公示材料),涉及粗鋼產能約0.54億噸。

“一季度在全行業面臨巨大挑戰的同時,全行業的環保指標持續改善,環境績效不斷提升。例如,噸鋼二氧化硫、噸鋼顆粒物、噸鋼氮氧化物排放量同比分別下降2.99%、5.94%、6.49%??康氖鞘裁??最根本的還是技術。”馮超表示,對于鋼鐵行業而言,科技創新是推動全行業綠色低碳發展的核心驅動力。經過多年的實踐,行業內研發、應用、推廣了一批先進的鋼鐵超低排放技術,為推動鋼鐵企業高質量完成超低排放改造提供了有力支撐。通過本次技術交流會,可以推廣成熟的技術,幫助企業降低遴選的成本,取得更好的實施效果。

據介紹,2023年,為進一步高質量推進鋼鐵超低排放改造,指導企業更高質量、更高效率、更少投入實施超低排放改造工作,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在征集匯總鋼鐵超低排放技術清單的基礎上,進行調研和評估、遴選和行業專家投票,初步確定鼓勵類、研發類、慎用類技術。其中,優中選優32項形成鼓勵類《鋼鐵行業超低排放BAT(最佳可實踐技術)清單》。

“有效積極地推廣成熟可靠的鋼鐵超低排放技術,可有效降低超低排放未實施企業的改造投資,逐步減少已實施超低排放改造企業的運行成本,促進行業超低排放改造的目標任務完成。”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總工程師黃導指出,在超低排放改造過程中,鋼鐵企業增設了很多治理設施,環保運維成本不斷增加,需要通過進一步的技術創新與優化,在穩定達標的前提下減少或優化環保設施、降低運行成本。這是應對目前行業經營壓力大的必然選擇,也是企業提升競爭力、促進高質量發展的必經之路。

先進環保技術同時還要與管理有效結合

作為此次會議的承辦方之一,中天鋼鐵集團(南通)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通中天鋼鐵)前不久剛剛完成了全流程超低排放改造和評估監測進展情況的公示。近年來,企業累計投入超30億元,對有組織排放、無組織排放及清潔運輸三大核心環節開展了超低排放改造。

據南通中天鋼鐵環保能源處處長單大銘介紹,得益于各個工序采用了大量《鋼鐵行業超低排放BAT(最佳可實踐技術)清單》內的技術,各項污染物排放濃度遠優于國家超低排放標準。

如源頭減排方面,南通中天鋼鐵焦爐煤氣采用HPF脫硫工藝,凈化后焦爐煤氣供下游用戶作為燃料使用;高爐煤氣實施煤氣精脫硫,高爐熱風爐、軋鋼加熱爐實施低氮燃燒。末端治理方面,南通中天鋼鐵均選用高效穩定治理工藝,其中脫硫采用活性焦脫硫脫硝裝置、CFB脫硫、SDS干法脫硫、石灰石—石膏濕法脫硫等脫硫工藝,脫硝采用選擇性催化還原(SCR)工藝,除塵采用覆膜濾料布袋除塵、四電場靜電除塵器、LT干法除塵、濕法除塵等工藝。

“超低排放改造后,我們要從單純的環保達標向環保精益管理降耗方向轉變。”單大銘透露,通過梳理企業生產和環保運行的現狀,分析出他們生產環保降本潛力超過30元/噸鋼。他計劃未來2年—3年,將超低排放管控平臺升級為環碳降本E管家系統指導企業全面優化改造,爭取三年內總體降本結果達到降本潛力的90%以上。

“鋼鐵超低排放工程的加快實施倒逼了鋼鐵行業環保綠色低碳技術的變革和創新。在充分發揮超低排放BAT技術清單引領作用的同時,應注重先進環保技術與先進的精益環保管理有效結合。”黃導認為,鋼鐵超低排放改造過程中,企業環境意識和環境管理水平是有提升,但要實現質的飛躍,還需要不斷積累沉淀。環保污染防治技術的有效實施并發揮作用,離不開與設施管理運行維護、與生產工藝管理有效結合、與安全運行管理,與科技創新研發管理等同步。

因此,他建議,一是堅持高標準,堅定不移推廣應用先進環保技術。 二是正視短板與不足,著力提升環保管理能力。 強化污染治理設施運行和穩定達標排放管理,積極探索、創新高效穩定運營的管理模式,形成長效管控機制。 三是不斷創新,通過技術和管理有效結合助力環保降本。如源頭優化工藝,源頭削減,減少污染源數量,從而減少廢氣量、廢水量;此外,繼續技術創新,優化工藝設計,將各類除塵、脫硫脫硝設施、給排水設施及管網操作運維,進行科學規范和制度化,不斷挖掘操作運行中降本空間。再者,強化管理創新。通過智能化精細運維,不斷提高環保治理設施的信息化和智能化水平,助力企業優化降本空間。

針對當前鋼鐵經營運行呈現‘高產量、高成本、高庫存、低需求、低價格、低效益’的‘三高三低’特征,黃導透露,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已向生態環境部反映,并建議對已通過協會超低排放公示,特別是各地環境績效A級的這類優秀企業,要充分肯定其在環保投入及運行成本方面付出與貢獻,給予政策性上差別化地支持,保護好這些企業的環保積極性,在行業低盈利的生死競爭中免受挫傷。